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中国杯十年沉浮

编者按

中国杯十年的发展史,其实是一部推进民间帆船产业发展的历史。

这一群热爱海洋和帆船的人,在努力向人们证明帆船其实可以成为普通人的一种方式。在海洋文化并不浓厚的国内,他们不断克服种种困难,摸索帆船产业的出路,让新一代帆船爱好者逐渐成长起来。

第十届中国杯赛事已经开幕。关于帆船产业,下一个十年,我们期待它能得到更加良性的发展,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

成熟的滨海城市,应该以海上运动为核心,运动者与大海交融在一起,而不只是将海作为一道风景来看,或是背景来映衬。

深圳晚报记者 张金平

10月27日,第十届中国杯在大亚湾如期开幕。

今年,共有来自38个国家和地区,138条船只1500人参赛,历届冠军回归,是参赛人数最多的一年。

追溯起深圳的民间帆船运动,不得不提的是11年前的“纵横四海”行动。

2005年,以罗昭行为首的一帮深圳帆船发烧友将一艘名为名为“骑士号”的12米长双体帆船从法国Nautitech船厂驶出,从罗谢尔港口起航,穿越半个地球,横跨欧非亚7个海区、途经20多个国家、40多个港口,航行1.1万海里回到国内。

这是中国民间首次大型的环球航海活动,在当时的民间帆船界引起轰动。这一年四月,为纪念航海家郑和下西洋600周年,国务院批准,将每年的7月11日确立为中国“航海日”。

2006年5月,策划“骑士号”环球航行的钟勇团队又策划组织“蜂鸟号”代表中国出征第五届泰国苏梅岛帆船赛,并获得总成绩第三,这是中国内地第一艘IRC级别赛船出现在国际帆船赛事。

此时,内地尚没有属于自己的帆船赛事,帆船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仍是一个陌生的运动领域。

钟勇和他的同伴们开始着手打造中国杯帆船赛事。这标志着深圳帆船产业开始真正意义上起步。

初衷

2007年1月22日,赛事组委会一次性购买10艘博纳多FIRST40.7帆船,引起欧洲船艇界关注。

4个月后,组委会对外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拥有了自己的高端帆船赛事。

此时,第三届文博会正在举行,中国杯帆船赛参展。

7月8日,三艘“中国杯”统一组别赛船博纳多40.7移交中国杯帆船赛组委会,并在香港维多利亚海港作处女试航。

20天后,“中国杯”赛船在深圳大亚湾首航。

两个多月后,第一届中国杯赛事成功举办,共有13个国家和地区的460名参赛船员,57条船报名参加。

提起创办中国杯的初衷,赛事组委会执行副秘书长钟勇说,当初的主要愿景是想通过中国杯的举办,构建一个中国跟亚洲地区甚至国际之间的帆船文化和航海技术交流平台,为参赛的各国选手提供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环境。

中国杯帆船赛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晓昱坦承,中国杯想打造的是百年赛事,

眼光不是只在三五年的维度,具备的也不是“生意心态”。

在第一届中国杯举办的时候,深圳的民间帆船产业几乎还是一片处女地。亚洲的主要帆船赛事集中在香港、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新加坡。

帆船产业是游艇经济的一个类别,它完整的产业链为:从游艇研究、设计、制造到游艇俱乐部的服务,再到游艇相关的度假、休闲、旅游及各种商务活动,包括游艇驾照培训和考核、专用码头建设和管理、游艇海域水文气象观测预报,游艇和人员抢险、搜救、打捞保障,游艇维修、俱乐部建设和运营管理、零配件制造、内部环境装修、专业保险等。

在中国杯举办之初,深圳只有一家较知名的万科浪骑游艇会,无法形成完整的帆船产业链。

观念之争

2009年,中国杯组委会开始举办蓝色盛典晚宴,为在比赛中表现出彩的个人颁发时代骑士勋章,并为航海生活方式的推动者授予“蓝调生活家”奖项。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传递玩帆船可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理念。

截至2010年的数据统计,深圳拥有最多帆船的万科浪骑游艇会,约有100条游艇帆船;大梅沙游艇会共74个泊位,约60条帆船游艇;其他游艇会合计不超过20条。

这其中,帆船的数量约为100条,深圳也有了以深圳蓝帆队为代表的20余家帆船队。

但这并不意味着深圳玩帆船的人数有了爆发性的增长,其实从2010年到2016年,这个数据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根据游艇会的数据统计,深圳约有600人在玩船,这里面玩帆船的人约占一半,这离预想中的情况差距甚远。

游艇会采用会员制,每年要交纳昂贵的会员费用,玩帆船似乎还仅仅是富人的游戏。

中国人自古以来海洋意识淡薄。漫长的海岸线,对于深圳人而言,就是周末穿越东西涌,去较场尾看日出日落,去深圳湾骑车。他们很少想到,可以自己开船去海洋中心,去体验大海。有钱人则更多是选择在海景房里住上一两天。

除中国杯赛事以外,深圳人几乎无法近距离体验帆船之美,能够乘船体验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对于帆船是否仅是富人玩的运动,晓昱曾在接受采访时说:“美国大约1800万条帆船,其中六成都是几万美元一条的,中产阶级绝对玩得起,但在中国,由于帆船被定位为奢侈品,购买帆船需要缴纳40%的销售税,这让帆船在中国的价格水涨船高,除了购买船只,停泊费、保养费也是一笔开支,相反欧美很多国家都设立了公共码头,这让个人承担的费用大大减少。”

连续10年参加中国杯赛事的香港自力号船长庞辉则在记者采访时说:“玩帆船不用花什么钱,买不起船,你可以加入一个船队,从当水手开始做,不仅不用花钱,老板还会发工资给你。”庞辉认为,重要的是让人们改变观念,不是玩帆船人就一定要买船。

中国杯组委会曾经做过尝试,向人们普及帆船运动。三年前,他们弄来一条40.7尺长(约12米)的标准博纳多赛船放在人气旺盛的万象城门口,请来戏剧社、孩子、诗歌爱好者,围绕这只船演话剧、画画、进行诗歌朗诵。

他们这样做,为的是让普通市民更真实地体会到城市的海洋元素。

相对于同样是海滨城市的青岛,深圳似乎做得不够。

2011年7月19日,我国内地首部以青少年帆船运动为题材的36集原创动画片《快乐扬帆——OP小超人》登陆青岛电视六台,同样是在青岛,“千帆进校园”的活动也办得火热。

在滨海生活、休闲城市成熟的国家新西兰,滨海活动与海上娱乐都是与船结合在一起。

帆船在这里只是一种载体,驾驶帆船出海后,你可以去海钓,去潜水,可以使用随船携带的划艇或独木舟。除了自身的出海休闲,帆船也延伸到其他海上运动。

在滨海生活发达的城市,船在海上运动中的角色非常重要,船艇拥有率高,各种海上运动才是主流,而不仅仅是沙滩上晒太阳,海边玩水。

成熟的滨海城市,应该以海上运动为核心,每一种运动都与海洋进行着肌肤之亲,运动者与大海交融在一起,而不只是将海作为一道风景来看,或是背景来映衬。

当有一天,帆船帆板能像马拉松一样在深圳流行,或许这时,这里的人们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滨海生活。

新的机会

这似乎令人感到失望,一座没有滨海生活方式的城市,发展帆船产业也将是步履维艰。

停泊费用昂贵,相关制造业和配套服务无法跟上,消费群体数量少。配套产业在深圳落地从商业考量上来讲不能实现效益最大化。

2015年8月11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将推动游艇码头泊位等基础设施建设,清理简化游艇审批手续,降低准入门槛和游艇登记、航行旅游、停泊、维护的总体成本。预计到2017年,全国建成一批游艇码头和游艇泊位,初步形成互联互通的游艇休闲旅游路网络,培育形成游艇大众消费市场。

在钟勇眼里,中国杯做到第十年,已经成为了一个公共产品,它带动了政府对整个产业的关注。

他说:“我相信中国的航海、中国的游艇产业、中国的帆船运动都迎来了发展的春天,我想对于那些已经进入这个行业十几年的企业,或者个人,或者集体,都将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帆船制造业在国内也会成为可能。除却最高级别的“美洲杯”赛事要用到碳钢工艺的帆船船体外,其他比赛的小帆船一般都采用玻璃钢制作船体。我国玻璃钢、铝钢技术均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帆二代”正成长

针对青少年的帆船培训,目前在深圳也得到了发展。

今年,自力号船队的知名职业水手陈锦浩在深圳创办了青少年帆船培训机构,他的学生们在今年的topper帆船世锦赛中获得青少年组第八名,和全国青少年帆船联赛OP丙组包揽前三名。

中国杯赛事运营纵横四海航海赛事管理有限公司则成为了中国第一家具备资格认证的大帆船培训机构。学员经过为期8天的系统培训,通过后即可拿到大帆船执照。

同时,中国杯赛事也已经有了自己的专业船只保障团队——海上轻骑。

2015年,中国杯开始设立OP组别,将注意力转向未来的小水手。“孩子们一接触帆船运动马上就会爱上航海,然后会带动家长带动全家人,带动周边家庭,甚至带动一个学校。”晓昱说。

2016年,中国杯赛事组委会将主题定为:全家一起来航海。首次在中国杯青少年公开赛上推出了家庭表演赛。

年初,赛事组委会成立了御风者航海俱乐部,目的是打造青少年家庭航海一站式服务平台。在6~9月共举办3次“全家一起来航海”家庭公益日主题活动,接待招募了100余人。

同时,“帆船进校园”活动也在积极推进。“中国杯的十年,也是“帆二代”成长起来的十年。十年一代人,当年玩帆船那些人的孩子开始长大,出现了老中青三代齐玩帆船的场景。新一代的帆船爱好者,生来就带着“蓝血”,带着蓝色DNA,黄土文明与蓝色文明之间的巨大鸿沟,有望在他们这一代渐渐弥合、填平。”晓昱说。

目前,中国海关及海事部门对于民间帆船运动并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出台。中国杯的赛事活动及相关产业也仍处于自谋出路的阶段。青岛和海南正在尝试政府与民间企业合力举办赛事,共同推动产业的做法对于深圳也只是借鉴。

对于中国杯未来在帆船产业上的布局,晓昱说,中国杯接下来要做的是整合,引进资本,整合产业链上下游更多产业集群,整合现有的精准人群并使之发生化学反应。

令人感动的是,十年前创办中国杯的这一批前辈们,一直在努力推动民间帆船产业的发展,坚持当初“骑士号”远行的初心,坚信一个关于帆船的黄金时代会在不久后到来。

中国杯想打造的是百年赛事,眼光不是只在三五年的维度,具备的也不是“生意心态”。

2015年,中国杯将注意力转向未来的小水手。“孩子们一接触帆船运动马上就会爱上航海,然后会带动家长带动全家人,甚至带动一个学校。”2016年,中国杯赛事组委会将主题定为:全家一起来航海。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